从二十二岁到二十四岁,两年青春,这两年是幸运,亦是温暖。感恩这份幸运,让我遇见了这么一群温暖可爱的人。

 

 

 




记得上个任期结束的时候,履职总结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相信两年的志愿者生活过后,我也会这样感慨,真的是从生命中偷来的无比珍贵的两年啊!”如今志愿者生活悄悄到了尾声,还真是这样,好珍贵啊,这两年。 

去年决定留任的时候,有朋友问我:“出国两年,回国还要重新找工作,你觉得值吗?”值啊!为什么不值?这两年的成长与变化,我想,在国内是不会来得这么快的,无论是生活技能,还是为人处世,都是质的飞跃。这两年学会了做饭,学会了一点点俄语,学会了常与家人联系,学会了好好表达爱,学会了即使一个人远在异国他乡也能好好照顾自己……

身边的人常夸我是一个很用心的女孩,其实在用心付出的同时,我也收获了许多。过生日时,一早收到学校老师的祝福信息;推开教室门,听见乖乖们唱的生日歌,还有课间来汉语教室给我送巧克力的小可爱们。去学校食堂吃饭时,小天使们每一次热情的招呼与拥抱,还有总觉得我太瘦,会给我很多食物很照顾我的食堂阿姨们;每天上下班,学校进门口处管钥匙的阿姨日复一日的温暖问候;去年年底生病时,陪我去了好几趟医院依然不嫌麻烦的领导和同事。每次上四年级的课,有个小女孩每节课都会跟我说:“我喜欢陈老师,我喜欢汉语!”给高年级的班上完课后,那几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每次都会认真地跟我说一句:“非常感谢,再见!”跟我才学了不到半年汉语突然某一天给我发信息说“谢谢你教我们,你是最好的老师!”的兴趣班学生。还有课间时常投喂小零食的学生;在厨房做饭不小心伤到手立马拿来创可贴帮我贴上的邻居姐姐;同事妈妈每次来布列斯特都会给我带的自制果酱;每次见到我都会夸我漂亮的公寓一楼阿姨。学校和教育局领导的每一次认可;孔院学长学姐每一次耐心的帮忙;疫情期间孔院和大使馆贴心的关怀……这两年我收获的爱并不比我付出的少,我觉得很幸福

其实,我想没有人是天生的用心,都是一路走来的温暖与爱,让我们慢慢长成了这般可爱的模样,因为值得,所以甘心付出,乐于付出。

记得19年新年的时候,给学生介绍中国新年,讲到除夕夜长辈通常会给小孩发红包,当时有个乖乖说“陈老师,我也想要!”的那种期待的纯真的眼神,那一刻让我内疚到说不出话来。出国前怎么就没想到新年的时候可以给乖乖们发红包呢?多么有意义的礼物啊!想到了给他们准备了中国结、熊猫钥匙扣、剪纸书签,却唯独没有想到新年红包。当时我就记在心里了,下一个任期,我一定要给他们准备新年红包。

从九月过来就一直很期待新年的到来,从夏天期盼到了秋天,又从秋天盼到了冬天,终于等来了新年。上课的时候,我从包里掏出红包,乖乖们瞬间开始尖叫与欢呼,拿着红包看了又看,摸了又摸,我说:“大家拆开红包看看里面有什么?”,接着又是一阵欢呼,我在每一封红包里面都塞了一张崭新的一块钱。“老师,这是真的钱吗?”、“这真的是中国的钱吗?”还有的学生把鼻子凑前用力一闻露出那幸福的小表情。我说:“是的,但是钱的数值非常小,你们可以收藏留念,祝愿你们新的一年,健康第一、平安第一、快乐第一!”九个班,每一张喜悦的笑脸,每一句真诚的感谢,那一刻让我觉得,我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老师了。当时的我,远比收到新年红包的乖乖们更开心,更幸福!

http://rci.bsu.by/images/content/teachers/9/9-2.jpg

任教两年,除了书本知识,还教会了他们十几首中文歌。由于疫情,四月后所有的线下课程都转网课了。以前从来没以教师的身份接触过网课,刚开始的时候,还会想网课会不会枯燥,后来发现这群孩子是真心喜欢汉语,即使是网课,也一样认真地做笔记,一起学新词,一起学课文,一起学新歌,还是像往常一样。

最近在教四年级一首新歌《听我说谢谢你》,这应该是我教给他们的最后一首汉语歌了。领唱了两遍后,我问:“谁想试着唱一下呀?”没想到大家还很积极,乖乖们跟着节奏点着头笑着唱:“”你是我的天使,一路指引我,无论岁月变换,爱你唱成歌,听我说谢谢你,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,谢谢你感谢有你,世界更美丽……”跑着调又很认真的模样,我在屏幕这头,看得鼻头酸涩,眼泪都快掉下来,太感动了。每一句歌词仿佛都在唱着我们,我们的每一堂汉语课,我们一起度过的每一个珍贵的春夏秋冬。

遇见温暖的人,会让自己也变得温暖;遇见可爱的人,会让自己也变得可爱。感恩在白俄罗斯这两年我遇见的每一个温暖可爱的人,是你们让我悄悄成长,在成为更好的自己这条道路上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。

两年快吗?快到两个春夏秋冬,好像一晃眼就过去了。预想过很多次道别,要和乖乖们拍留念照片,要跟乖乖们拥抱,要再好好看看我们的汉语教室,可是却没料到疫情的发生,让这些预想都成了遗憾。从“你好”开始的缘分,却可能都不能好好地当面说一句“再见”了。深知“再见”很难,所以总想做点什么来弥补一下。

最近我翻遍了手机里录过的每一条小视频,拍过的每一张照片,把我记录的点点滴滴剪了一个视频打算结课那天发给他们。视频的最后我录了一段话:“这两年能够成为你们的老师,我觉得很幸福。谢谢你们带给我所有的温暖与感动,你们是最好的学生。希望你们都能健康快乐地成长,如果可以的话,请不要那么快就把我忘记,我会很想你们的。”录到最后,我差点哭了出来。我是一个很理性的人,可是碰上这种时刻总会情不自禁地变得十分感性。“如果可以的话,请不要那么快就把我忘记。”这句话在我心里的太“重”了,我知道小孩长得很快,当他们长大后便会自然而然地慢慢地忘记小时候的经历,我不知道若干年后,他们是否还会记得曾经有个中国女孩,陪了他们两年时光。这两年于他们而言,是成长中一段小小的经历;于我而言,却是一辈子的回忆

以前读到过这样一段话,我很喜欢,便写了下来:“当你老了,回顾一生,就会发觉:什么时候出国读书,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,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,什么时候结婚,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。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,眼见风云千樯,你做出选择的那一日,在日记本上,相当沉闷和平凡,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。”我很感谢一八年夏天的那个自己,报名了汉语教师志愿者。

多年以后,当我再想起布列斯特的时候,或许我会慢慢地忘记许多事儿,但我一定不会忘记布列斯特七中,在我仅此一次的人生中,曾有过这么一段暖心的经历。

感恩出现在我生命中每一个温暖的人,感恩你们带给我的每一次成长与蜕变,感恩我们曾一起度过的那段岁月。愿今后,我们在彼此不能相伴的人生道路上,也都能熠熠生辉,温暖自己,也温暖他人。


作者简介

陈至莹,18年9月至20年6月任教于白俄罗斯国立大学共和国汉学孔子学院下设教学点——布列斯特七中。